南方新闻

  最新内容  

青海省地矿测绘院院长张启元一行到访南方

责任编辑: 徐培    来源: SOUTH    作者: 品牌与宣传企划中心    2013-12-11    浏览量: 18685

  【品牌与宣传企划中心】 12月10日,青海省地矿测绘院院长张启元、副院长李智福一行到访南方总部,进行参观和调研。在品牌与宣传企划中心经理董亚欣的带领下,张启元院长一行参观了南方测绘集团总部、南方地理信息研发中心和南方卫星导航大楼。

 

 

张启元院长一行参观总部大楼

 

 

董亚欣经理向张启元院长、李智福副院长介绍集团发展历程

 

  在参观过程中,张启元院长详细了解了南方测绘的发展历程、南方主要产品构成和分布情况。南方测绘的综合实力、良好的工作环境和丰富的企业文化成果给张启元院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表示“非常震撼”。

 

 

参观导航生产中心

 

  在参观集团公司之后的座谈会上,董亚欣经理系统地介绍了集团的发展历程和概况,并播放了公司的形象专题视频。他说,青海省地矿测绘院是青海省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杰出代表。在今年8月,南方测绘“国之品牌中国行”一线感恩回访活动曾走进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并深入了解地矿测绘院“高原测绘”的特色发展道路及其与南方的合作情况,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在科研创新、生产发展等方面有很多值得南方学习的地方。

 

  张启元院长表示,参观公司后对南方的发展规模、技术水平及企业环境等有了新的认识,他希望双方优势互补,在未来进一步扩大交流、深化合作,并希望南方继续走科技发展、创新发展的道路。

 

 

合影

 

 

  2013年8月,南方测绘“国之品牌中国行”一线感恩回访活动走进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并采访了该院院长张启元。

 

   新闻报道:国之品牌中国行青海站:走进青海省地矿测绘院

 

  链接:http://www.southsurvey.com/public/news.php?id=1095

 

  采访文章:

 

高原测绘,传奇雄鹰

 

  2012年9月4日,青海省地矿测绘院无人机航测首飞成功;2013年3月,“无人机航测技术在青藏高原矿区应用研究”项目通过专家组评审,打破无人机低空测绘禁飞传说;2013年4月,蓄集峡水利枢纽工程航测成功,创下无人机航飞4600米的纪录;8月23日,无人机搭载高分辨率传感器进行昆仑山口0.1米分辨率影像数据的获取,刷新飞行绝对航高5520米的新纪录……

 

  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的无人机航测取得科研和生产成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省内外媒体的争相报道,测绘院收获了无数鲜花和掌声。但是外界鲜有人知晓,这只“高原雄鹰”是如何在逆境中挣脱桎梏,舔舐伤口,最后一飞冲天,翱翔高原。“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青海省地矿测绘院似乎已经认准了“高原测绘”这条发展之路,将高原特色树立为该院的品牌。

 

 

张启元院长介绍测绘院航测成果

 

  寻找春天

 

  2011年元旦,张启元来到青海省地矿测绘院任院长一职。此时,青海的测绘市场、测绘单位定位正处于转型阶段,青海省地勘行业发展进入又一个春天,而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却陷入了发展低谷。以往地矿测绘院的业务来自于省地矿局的任务和市场上的零散项目。二调时期,地矿测绘院投入了百分之八、九十的精力。二调结束后,恢复市场零散项目异常艰难,此时地矿局的各个院也开始成立自己的测量队伍。张启元院长介绍:“有一些高难度的矿区的测绘任务,我们还能干,但是所占比例为不到百分之十五。我们逐渐恢复了一些地方的业务,但每个测绘项目的额度仅几十万元、几万元、几千元,甚至还有几百元。”但青海地矿局其他兄弟院一年的生产产值大都超过亿元,近一半达到了两、三个亿。

 

  张启元院长想,每年要有一到两个千万级的大项目,才能养活这么多职工,测绘院才能进一步发展。有人建议测绘院转型,向地勘发展。张院长对此态度坚定:发展测绘主业不能动摇,院里的基础测绘团队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技术积淀,非常优秀,不能毁了。

 

  于是,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开始迈出寻找“春天”的第一步——找大项目。

 

  小荷才露尖尖角

 

  青海省地矿测绘院遇到的第一个机遇是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张启元院长介绍:“以往我院承担的基础测绘项目相对较少,当时因为有史增祖(现任院长助理、院地理信息中心主任)等专家在,有我们的团队在,我们抓住了先机,在德令哈市开始摸索土地确权发证工作。”

 

  2011年9月15日,项目正式启动。国庆期间,院主要的生产领导班子与大家同吃同住一个多星期,研究、摸索如何用最少的钱、最高的效率完成工作。当年11月,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完成外业调查,2012年2月底完成城乡一体化地籍管理系统等工作。有了组织领导、技术保障、素质提高及经费保证,确权登记发证工作提前完成并通过验收,德令哈市成为全省第一个全面完成该项工作的地区。在德令哈市举行的“全省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现场观摩暨业务培训班”上,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的先进经验作为集体土地所有权发证工作流程模式在全省范围内进行推广,这也是测绘院第一次在基础性测绘大项目中成为技术领先的单位。

 

  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共承担了全省八个市县的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再加上其他项目同时开花,此时的测绘院已经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了。

 

  全面提升

 

  张启元院长介绍:“由于技术的更新、观念的变化,再加上人才的引进、组织流程上的协调,2012年,以往作业需要四、五个月的传统测绘项目,现在我们只用一个多月就能完成,而且质量等各方面都优于以往。”如此惊人的工作效率是如何达到的呢?

 

  院新的领导班子组成后发现,地矿测绘院不缺技术,而是因为经济状况不佳,欠发职工工资或者项目核算不公平,职工们的积极性受挫。为了提高工作积极性,领导班子首先解决了工资的问题,然后着手制定《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经济责任制度》,职工们参与制度的修订。在职工代表大会上,只要有一人提出异议,制度内容就会被再次研究、修改。该制度12次易稿,涵盖了全院职工切身利益的方方面面。张院长介绍:“职代会上通过的制度,必须要有强有力的执行力,院领导、其它院级会议一律无权改动,只能在下次职代会上通过才行。”经济责任制度被“实打实”地执行了几个月后,大家发现,干活利索的工资翻了好几倍。2012年,地矿局全面推广经济责任制度,多劳多得、兼顾公平的制度保障激发了全员的积极性。不少人干活拼命,就连临时雇佣的民工都忍不住说:“你们这么干,能吃得消吗?”

 

 有了一群富有战斗力的“士兵”,还得有好的组织。近两年,青海省地矿测绘院打破常规,从年轻人中提拔了十多名有思想、有能力的人才。此外,项目精细核算到个人。测绘院领导经常下基层,与职工同吃同住。下基层时,领导们自己掏钱买水喝;基层项目部也不给领导备招待的烟酒茶;就连领导在项目部吃饭也按当天的伙食费结算。刚开始,项目部不好意思向领导收伙食费,于是有人自己偷偷掏钱垫上。张院长知道后,亲自将那人叫过来“批评”:“观念一定要改!我们不在项目部吃也要在其他地方吃饭。”
 

 

  有再好的技术员、再好的理念,再好的组织,没有劳动工具也不行。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决定对院已有的老、坏仪器进行更新换代。在地矿局的支持下,测绘院一次性采购了33套设备,更新了野外用车,添置了地下管网探测设备。  

 

  张启元院长开始思考,怎样用最少的钱买到更多、更好的设备?2011年7月,他先询问,在青海省有哪些测绘仪器品牌。然后不管这些仪器厂商之前是否与测绘院有过合作,不管合作得是否愉快,他都统统召集在一起,说:“因为上任才半年多,我也不认识任何人。现在就拿你们的RTK到我们的生产一线,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对此,张院长解释:“伯乐相千里马的方式已经过时了。马是赛出来的,不是相出来的。”

 

  四家仪器设备厂商拿着各家产品一同前往某煤矿普查项目进行“赛马”。项目负责人在RTK的使用方面经验丰富,详细划分了多项比测内容,每一项比测由多人同时使用仪器,最后打分、写评语、签字。地矿测绘院用了这么一种方式,最后挑中比测得分最高的南方测绘,其他参与比测的厂商也是心悦诚服。在使用RTK作业后,地矿测绘院发现他们在招投标时出现的一个缺陷——没有加上后期数据处理软件。院里原有的软件不够用,战略合作伙伴南方公司在得知此情况后,一次性免费配齐了软件。张启元院长提及此事非常感动:“在我们最需要帮助时,南方实实在在地给予了支持。”

 

  雏鹰振翅

 

  “传统的测绘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形成了一个瓶颈,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科技创新的路子”,张启元院长说。在2012年院职工代表大会上,地矿局局长高学忠在发表讲话时说了一句话:“创新是单位生存和发展的根本。”这句话与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科技创新的愿望、需求不谋而合,“我们的想法是干柴,高局长的话就是烈火,一下就点着了。”

 

  近两年,地矿测绘院特别注重思路的开放、思想的解放。再加上交流合作的意识形成后,地矿测绘院和省内的很多兄弟单位,以及省外的地矿测绘单位进行了广泛的交流。2012年,宁夏遥感测绘勘察院吴加敏院长来访,介绍了自己院的无人机发展情况。地矿测绘院立即开展回访,六月份着手调研设备。最终在地矿局的支持下,通过中测瑞格公司采购了六种机型、十六架飞机,并组成了省内首家专业无人机航测队伍,成立了以院地理信息中心为平台的航测室,专门进行航测数据处理。

 

  张启元院长自信地介绍:“院里的无人机有油动和电动的,有航空测量和应急救援的,有直升和固定翼的,固定翼中又分为小面积和大面积的……”在地矿院组织的一次消防演练中,六轴无人直升机被用于失踪人员的搜救及实况监测。据了解,这也是青海省消防史上第一次使用无人机。

 

  2012年9月4日,对于青海省地矿测绘院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这一天,测绘院的四架无人机成功在西宁市南川工业园区“首飞”,宣告了青藏高原第一支无人机专业团队诞生,省内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在省测绘局的支持下,青海省地矿测绘院获得全省首个“无人机飞行器航测乙级资质”。

 

 

无人机遥感航摄系统展厅

 

  雄鹰高飞

 

  不少专家在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的“无人机遥感航摄系统展厅”参观时直言:“好是好,但是否只是摆设?”这句话让张启元院长触动很大,花这么多钱买设备,不能放在这里不用,否则,就是玩花拳绣腿。于是他想,要尽快组织队伍,将无人机投入生产。

 

  十月底,青海进入冬季,冬季对刚刚诞生的无人机队是个莫大的考验。在高海拔地区利用无人机进行大比例尺测图,前无古人,到底行不行?当时,业界对无人机高原航测心中没底,所以承揽此类项目难度巨大。尽管如此,在软磨硬泡中测绘院争取到四个小项目,并在局领导支持下取得了当时最大的一个项目––“夏日哈木镍钴矿1:2000测图项目”。该项目当时的需求面积仅25平方公里,但是张院长想,既然上去了,就做一个风险性的投资,测120平方公里。他亲自担任了此项目飞行任务的总指挥。

 

  项目实施本身就是前所未有的实验和挑战,无人机最远飞到12公里以外的时候,在空中突然停车,周围都是山区,没有迫降地点。在下达飞机自动滑翔返回命令时,飞机刚好遇到顶风,大家的心随着系统发出“滴答滴答”报警声,揪心之极。飞机最终还是撞上了3500米高的一个山头上。当找到飞机的时候,大家发现,飞机恰好撞到山顶一块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土包上,四周全是岩石和悬崖。飞机除了机身震裂、起降架变形、旋桨损伤外,主要设备完好无损。操控手熊文博说,“这是我所知道的损失最小的一次撞山!我保证连夜修复。”当天夜里三点,飞机修复完毕。第二天试飞时,飞机飞行不到二十分钟再次停车。检修后进行第二次试飞之前,面对巨大的压力,操控手熊文博问张院长:“要不要发出去?”张院长当时没有一丝犹豫:“我相信你,发出去!”

 

  飞机朝着昨天撞机地点的方向再次发出,飞行十多公里后开始自动按照程序测图。小小的无人机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所有在场的同事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当面条端过来的时候,谁都吃不下。因为大家心里清楚,如果飞机再次出事,不可能再有如此好的运气撞上土丘,一旦撞上石头,飞机就会粉身碎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漫长煎熬,一阵动听的马达声传来,无人机返航了。当飞机凯旋归来,出现在大家极力眺望的视线时,在场的大老爷们都热泪纵横。

 

  青海省地矿测绘院的无人机飞行高度,从德令哈市工业园区的2900米,到夏日哈木的4300米,再到巴音河蓄集峡水库的4600米,五龙沟矿区的4700米,最后到今年昆仑山的5520米。无人机航飞高度的记录不断在刷新,同时获得的测绘成果也得到了权威鉴定检验机构的肯定。在一些项目中,测绘院的无人机高原航测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无人机越飞越高,无人机团队也越来越成熟,积累了诸多经验。现在测绘院的无人机航摄任务已经发展到了无人机队队长当总指挥的阶段,张启元院长说:“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让每个项目组独立起飞。”张院长特别注重人才队伍的建设,“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待遇留人”,不断引进和培养人才。据介绍,在测绘院的无人机队中,操控手熊文博的技术水平现在位列全国前列,其他成员也都在快速成长。他总是那么自谦:“我们有一个让我自豪的优秀团队,我平时就是动动嘴,功劳都是他们的!”“如果没有优秀的团队、过硬的技术、半军事化和‘细节决定成败’的管理,无人机不可能飞得更高、更远。”

 

  “土包子”搞科研

 

  张启元院长感叹:“我们现在很多高精尖的科研成果,写进论文、写进报告后就锁到柜子里。在解放生产力方面没有任何促进作用。生产性单位的很多作业模式仍处于落后的状态,科研和生产形成了两张皮。”

 

  以往在人们心目中,科研是科研院所的事,是院士、专家、教授的专属,生产单位就是一帮“土包子”,只要专注于填饱肚皮就行。张院长认为,要打破陈旧理念:“科研不是为了论文,不是为了奖项,不是为了奖金,科研的最终目的是解放生产力、促进生产力。”“在生产中遇到什么难题,我们就研究什么。研究的目的就是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生产的需要就是我们科研的方向。”“我们不摆花架子,不搞花拳绣腿,脚踏实地让科研工作‘接地气’,最大程度使来之不易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生产支撑科研,科研促进生产”是一个良性循环,也是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坚持的理念。正是因为有这种理念,测绘院无人机得到了快速发展。一方面解决了高寒缺氧形成的动力不足,另一方面解决了高原条件下螺旋桨的牵引力、浮力等问题。 

 

  今年8月2日,青海省地矿测绘院与产学研合作伙伴青海大学、青海师范大学共建的“青海省高原测绘地理信息新技术重点实验室”正式揭牌,成为青海省测绘地理信息领域唯一的省级重点实验室,在全国地矿测绘行业也属首家。近期,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出版专著——《高原无人机航测技术》,对高原无人机航测技术进行较为全面的阐述。由于科研与生产是紧密结合的,尽管诸多科研成果还未正式发布,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就已经尝到了“科研促进生产”的甜头。张院长笑称:“以前是‘测绘跑断腿’,现在是飞机帮我们跑。”“我们可以坐在机房进行流程化、标准化、精准化、高效化、多产品加工了。”

 

  张院长说:“重点实验室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使高原测绘能形成我们自己的特色,有特色才能抓住市场。没有市场,我们就去创造市场、引领市场。”他坚信,“未来当测绘更多地服务于民生等各领域的时候,测绘将面临更多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如今很多工业制造已进入个性化订单式服务的时代,测绘作为服务性行业,也将走向个性化订单服务之路。特别是测绘地理信息大概念形成之后,就会形成对各行各业的基础性、个性化服务。因此,青海省地矿测绘院成立重点实验室,除了研究最新的高原航测技术方法外,还将重点研究如何提供个性化、高原型测绘地理信息服务。”    

 

  测绘产品的多元化、数字化、特色化都将成为今后发展的必由之路。青海省地矿测绘院已经朝这个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张启元院长说:“作为一个测绘甲级单位,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将对高原无人机航测水平的提高做出不懈努力。”